草莓阅读网
目录
月神
七妖仙 著月神
值得入手的一本佳作《月神》,已经在全网爆火中的,书里的代表人物有云纤,玉清,由实力作者七妖仙独家力创完成,小说又名《同窗小仙夫》,故事内容梗概:就算她爹发现东西不见了也不敢声张。她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坐享渔翁之利。“走。”云纤把小人书往自己怀里一揣,就趴在小荷的背上催促道。那一系列的动作快的小荷还没反应过来,就懵逼的背着云纤回了云纤院。回到住处,小荷不安地说:“小姐你这样偷拿老爷的东西,不好吧?”
设置
背景设置
字体大小
16
目录
介绍
第一章悔不当初
  • 小说:月神
  • 作者:七妖仙
  • 类型:架空
  • 更新时间:2023-01-14 12:37

丞相府云纤院。

小丫鬟端着一盘烤的焦香四溢的鸡爪一脸开心地推门而入。

“小姐,鸡爪子烤好啦,今天奴婢做得是变态辣。”

奴婢名唤小荷,是云国府二小姐云纤的贴心丫鬟,贴心的连她上个厕所都会跟她老娘上报。

云纤倚靠在窗前的小榻上蔫蔫地道,“赏你了。”

小荷皱眉,小姐这今日是怎么了,大夫昨日不是说没什么大碍吗?

怎么连最爱的烤鸡爪都不吃了?往日可是抢都抢不过她的。

小荷上前拿着鸡爪在她面前晃了晃,道,“小姐你真的不吃?”

云纤白目,“小姐我要在这思考人生,说不吃就不吃,需要骗你玩吗?”

小荷噘嘴嘟囔:奴婢被小姐骗的还少吗?小姐的记性真是比奴婢还差。

愤愤不甘的小荷捧着鸡爪坐在一边有滋有味地啃了起来。

一个月前,云纤刚从福运楼吃完晚饭出来,准备去朝花惜时找个姑娘弹个曲抒发一下感情。

路走到一半,就被人给踩了一脚,疼得她是火冒三丈,抬头一看原来是几个niu mang(敏感字自动屏蔽)在欺负一良家公子,为首的一个长的是肥头猪耳满身横肉。

街灯要是再昏暗点她还以为是猪站起来了。

云纤抬起一脚就踹上了那人的屁股,那人没有防备,一个踉跄趴在了地上,把一头猪踹翻可见云纤那是下了十足的力气。

众人都被突发情况给整懵了,家丁赶忙把地上的人给扶了起来,那人一脸凶相的回头恶骂:“谁敢踹老子?活腻歪了?”

云纤掸了掸衣服淡淡道,“不好意思,我就是那个活腻歪的。”

边上一家丁嚣张道,“你小子连应世子也敢踢?我看你是不想站着撒尿了是吧?”

云纤心想:我本来就不站着撒尿。

她冷笑道,“我不跟狗说话。”转眸看向那坨肉,“我这人呀就是喜欢把硬柿子捏成软饰子。”

边上的小荷告诉云纤,那肥头大耳的硬柿子就是当今皇帝的亲弟弟应王的嫡长子,平时横行霸道无人敢管,是个浑人,让她别惹麻烦。

她挑了挑眉,自己岂是吃亏的主?

云纤不理小荷的话,她脚上的鞋可是她娘亲手做的。

硬柿子狂笑,“不识得本世子的人有,上门找打得还真没见过。”

他四下使了个眼色,道,“让他瞧瞧哥哥们的手段,都给我上!”

云纤当然不会傻到和他们硬碰硬,女人的力气再大也大不过这几个身材高壮的男人,手段她有的是。

一脚一裆,双手插眼,顷刻间就只剩下满地打滚得陀螺,这些人从没见过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,纷纷中招躺倒。

躲一边的小荷赶忙跑过来提醒道,“公子,夫人交代你在外不可与人打架斗殴,否则回家打你屁股。”

云纤一拍她脑袋,骂道,“方才不说,你现在是来趁火打劫啊?”

小荷贼笑着伸出一根手指头,“十只鸡爪。”

云纤瞪了她一眼,“成交。”

收拾利落主仆转身要走,墙边的阴影处传来了一道低沉的男声,“多谢!”

云纤闻声回眸,方才只顾打架根本没注意这角落里被欺负得人居然还没走。

云纤打量着他,街灯昏暗,那人又是站在阴影下看不真切,只见得那一汪秋水,在街灯的映射下似是落进了桃花一般,琉璃桃花目,倒是深情的很,可惜生在了男子身上。

云纤摇扇嘱咐道,“公子出门在外一定要懂得保护好自己,不要随便对人笑呦!”

说完扒步而去。

这大黍国风开放,不少权势贵族私下爱好圈养男宠,此等颜色实在是危险的紧。

小荷不解的追上云纤疑惑地问:“小姐,男子都不能随便笑,你一个姑娘家怎么成天上街闲逛,现在还来这风月场所,更是每次都笑颜无边?”

云纤没好气道,“你家小姐我是谁?男装大佬就是我,谁能认出我是女的?”

小荷亮灯机智道,“我啊!”

云纤气恼的伸手一拦,“门外候着。”

六天前,博文书院开学招生,在家百无聊奈的云纤又想着去书院念书了。

在她地软磨硬泡之下,她娘终于点头答应, 云丞相想说不同意,但是看到李氏的眼神,便把到嘴的话又给咽了回去。

满朝文武都知道云丞相那是出了名的惧内,云纤也知道搞定她娘就等于搞定了整个丞相府。

书院开学五天,云纤不是迟到就是早退,没有一日按时辰守纪律,要是她早知道上学如此无聊,当初她就不该费那大劲儿去跟她娘求得此事。

她爹虽没胆子反对,但对她提了一个要求,就是去了就不允许退学。

夫子也是敢怒不敢重言,谁叫人家爹是丞相,娘是郡主呢。

连续五日云纤是度妙如年度日如生,还好她在书院里碰到了一个人,那日恰巧被她救下的原来是将军府的二公子———玉清。

就在她准备去上前套近乎时,脑袋突然一阵眩晕,人就不省人事了。

恢复记忆的云纤在家躺尸,不愿意接受自己是被迫下凡来折磨九重天上神的事实。

连她最爱的麻辣烤鸡爪都没胃口了,倒是便宜了嘴馋的小荷。

真是悔不当初自己要送上门作死啊,如果没有去书院,她可以假装不知道此事,她还是可以做原来那个潇洒肆意横行霸道的,丞相府男装大佬二公子。

云纤苦恼,自己该拿这磨人的小妖精怎么办呢?

在天庭是倒是听过不少关于他的传闻,但是自己并没有和这九重天的上神打过交道呀!

天帝这个老贼还真是打的一手好牌。

一个是管内的丞相,一个是管外的将军。

他俩还真是门当户对,良好绝配,结了亲家就可以造反啦!

越想越窝火,人间一趟不仅要把自己搭进去,还得玩命?

云纤烦躁地翻了翻身,要不给他撮合一对象?

按上神这身份这条件,京都能被他看上得估计也是凤毛麟角。

要是娶个公主郡主啥的还得受上门嫌胥的气,看她爹就知道了,虽说是取了个郡主,但她爹连个妾都不敢收。

玉清自己都是闪光光的上神了,天庭的仙女都看不上,凡间这千篇一律和庸俗铜臭更是入不了他的眼了吧?

难道上神追求的是有趣的灵魂?

云纤苦恼,这也不行那也不行,她也不想出卖自己的灵魂呐!

云纤纠结的在榻上翻来覆去拿不定注意时,脑子里突然闪过了玉清那张天上地下独此一张的脸。

这么好看的人自己不睡拱手送人?

内心的yu wang在她还没来得急阻止时就提出了反对!

强烈反对!

天帝这老贼说了,来了这人间,想怎么干就怎么干。

上神想历劫,那自己就做回好人送他上西天。

先给他制定一个虐神计划,不虐地他哭爹喊娘就对不起她这月神的身份。

 

Copyright © 2022 ALL Reserved